人世可憎。

摘斗笠🍁

我一见钟情了。

摸个叽头🌝

我快要破产了。
如今我要把我的好都收起来了。

我叫你这一声老王!
就如同是叫你一声老婆是一样的(呸

艺术家当然不是无时无刻都处于痛苦状态,无时无刻处于痛苦状态的永远都只有那部分平凡的人而已。

对于那些艺术家而言,有比痛苦更迷人的东西。

王在君
李问安
叶泽

想画这三个人的故事。
明天下雨啦。

我才晓得我是个会这般恋旧的人。

我只是想去央美。
只不过是你恰好在北京。

刚刚在画画的时候旁边的人提到了我的一位故友,想想看已经是两年之前的事了。大概是叫陆池殊这个名字吧,曾经一个帮会的秀姐,叶辞清。
猛的想起来那句词。“欲买桂花同载酒、终不似、少年游。”
想想看剑三出了重制版了,也算是回不去了吧。人姑且还是那群人,只不过也走的走转的转啦。

© 山山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